• 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图片 >> 搞笑图片
  • 那些被嫌弃的中国阿姨,终于有人发现了她们的美

    栏目:搞笑图片 发布时间:2018/11/02 来源:www.x5aa.com


     

    两个迷上了中国阿姨的法国女孩,让无数中国的年轻人发现——那些一直被自己嫌弃、并称为“大妈”的中国阿姨们,竟然是如此的可爱如此的美,如此的自由如此的酷。


    两个生活在上海的法国姑娘,Elsa和FeiFei,一个在上海呆了8年,一个呆了两年,她们都迷上了上海阿姨。

    见到她们的那个下午,FeiFei骑着1000块钱的阿姨同款电动车赶来,她穿着一件高科路二手市场淘来的“阿姨穿过的毛衣外套”,价值50元,Elsa穿着一件橙色波谱风格“阿姨二手衬衫”,价值80元。

    在许多中国年轻人的口中,“阿姨”更直接的称谓是“大妈”,与她们紧密相连的关键词是衰老、陈旧,甚至无知,是时尚的过去式。每当“阿姨”或“大妈”出现在社会新闻里,标题往往带着一种揶揄和嫌弃,比如“听说中国阿姨出门旅游,都是一条丝巾走天下”,或者是“吃垮外国豪华游轮,这个锅中国大妈该不该背”。

    但在Elsa和FeiFei眼中,以“上海阿姨”为代表的中国大妈却魅力难挡。她们从小在法国长大,不管是Elsa的家乡香槟市还是FeiFei的家乡南特市,年长的女性通常都会选择独处,她们不会成为“community(群落)”,也不会聚在外面聊天,“挺无聊的”。她们害怕与众不同,对于时尚的态度也比较保守,通常都穿深色的衣服,配饰也很固定。

    上海阿姨则让她们感到惊奇。她们虽然年纪大了,却总是美美的,特别自然地穿着她们喜欢的一切,不怕花花绿绿的颜色撞在一起,也不害怕很多不同的图案和花纹彼此覆盖,“有一种独特的力量和自由”。她们还是一个community,“活跃、独立、同时拥有强大的力量,在公园、在小区、在热闹的街市里,总是迅速聚集,社交活动密集而频繁”。


     

    FeiFei(右)和Elsa

    自从迷上这些阿姨后,Elsa和FeiFei变成了两个合格的“迷妹”——不管是手机壁纸还是手机壳图案都是阿姨,还会偷偷跟着阿姨,或者在商店门口站着等阿姨出来。如果让她们知道你的朋友圈里有很多阿姨,这两个女孩会立马两眼放光,“可以带我认识她们吗”?她们甚至专门为这些上海阿姨做了一本独立杂志,就叫做《迷妹》。

    她们的中国朋友说,“在看《迷妹》之前,我不怎么注意阿姨们的生活,觉得阿姨们总是很吵,品味也很奇怪,但《迷妹》让我也喜欢上了阿姨,很高兴可以重新认识自己的阿姨们、妈妈们。”

    至于在这两位法国姑娘眼中,这些中国阿姨到底美在哪儿——以下,是FeiFei的讲述。

    阿姨们很时尚,很多人都是独一无二的

    上海的阿姨们会在黑色的低跟鞋里面穿上白丝袜,脖子上系小丝巾,她们胸前别着新鲜玉兰花做成的胸针。从她们身边走过,能闻到香香的,那不只是香水的味道,还有护肤霜的味道,头上护发精油的味道,和身上玉兰花的味道。

    在上海,我每周都会和阿姨们一起跳广场舞,这是一种免费的运动,公园就是阿姨的健身房。一开始我只是看阿姨跳舞,后来有阿姨邀请我一起跳,还把跳舞的红扇子借给我。我最喜欢的广场舞歌曲是张蔷的《After Party》,我也很喜欢阿姨在公园里跳舞时穿的舞鞋,它很舒适,很漂亮,还有阿姨分享给了我淘宝链接。

     

    Elsa和FeiFei,以及那些时尚、爱美、独一无二的阿姨们。

    我发现,在公园里,跳舞的阿姨会分队伍,每支队伍穿的衣服不一样,跳舞的风格也不一样,但有一个共同点是,她们都会把音乐开得很响,企图盖过别人。还有的阿姨很特别,她不属于任何队伍,只是一个人跟着音乐跳,中山公园就有一个阿姨,她戴着棒球帽、穿着有很多花纹的上衣和裙子,还有白丝袜黑皮鞋,她就是一个人跳舞。

     

    在中山公园独自跳舞的阿姨。

    她们就是这样,很多人都是独一无二的。她们喜欢展示自己,当一个人很自信地表达自己,想穿什么就穿什么,这就是时尚。

    阿姨们的发型很特别,非常有趣

    上海阿姨们有各种各样的发型。我在一本80年代的老杂志上找到了阿姨们年轻时流行的发型,里面有示意图,还给每种发型做了介绍,它是这样写的——

    原子式,如原子弹蘑菇云上升,烟雾缭绕,气势磅礴,极富有现代风格;

    瀑布式,黄发白肤,采用精剪精烫,使发丝如瀑布直下,缥缈而富有动感,具有复古派风格,洗发后仍蓬松自然,无需多费心血;

    绣球式,不需要戴帽,绣球式发型宛如头顶绣球,毛茸茸,惟妙惟肖,别有风韵,它适合于方脸盘、大脸盘。

     

    阿姨们沿用至今的绣球式发型。

    我的中国朋友给我翻译了它们的意思,太有趣了。当阿姨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流行这些发型,后来小姑娘变成阿姨了,她们还是忘不了这些发型。我曾经在街上遇到过一个“绣球式”发型的阿姨,和老杂志上画的一模一样,我偷偷拍了她的背影发在了Instagram上。

    有一次,我们还在小区门口遇到了一个头上全都是卷发棒的阿姨,她穿着红黑条纹上衣,一边卷头发一边用腿夹住一个红盆在摘菜。Elsa注意到这个阿姨,想拍下又觉得不好意思,等镜头聚焦到阿姨身上时,阿姨正好抬头看了她一眼,她按下快门时,阿姨笑了,这是一个非常美妙的瞬间,阿姨很自在,穿自己想穿的,做自己想做的,Elsa选了这张图作为第一期《迷妹》杂志的封面。

     

    第一期《迷妹》杂志封面上的“卷发棒阿姨”。

    天哪!袖套这种配饰也太迷人了吧!

    我和Elsa都是袖套的忠实粉丝,我们从未在欧洲看到任何人穿戴这种配饰。它是一种“假袖子”,有各种材质和各种颜色,可以在做家务的时候保护里面的衣服,夏天穿短袖的时候,还可以帮助阿姨们在骑车的时候遮太阳。

    第一次看到阿姨的袖套,我惊呆了。那是在我家附近的小饭馆,一位阿姨戴着这个给我们做菜,它的花纹好看,又很实用,我非常喜欢。我之前学习的是艺术史,之后要学习纺织品设计,阿姨的袖套给我了很大的灵感。

     

    FeiFei自己做的袖套。

    回家之后,我自己也作了一副袖套。我带着自己做的袖套去公园,阿姨们会主动过来提意见,“你这样做不行,没有图案,太单调,不好看”。还有一位阿姨看上了我做的袖套。我叫她“折菜阿姨”,因为她每天买完菜都会去复兴公园,在公园里把菜折成小段。她看到我自己做的袖套很轻很薄,很喜欢,对我说,“侬拍照可以,拍完袖套送给我好伐?”我答应了,最后,她选择了一副玫瑰红色的袖套。

    阿姨们性格开朗、热情,让我更了解中国

    如果你在上海的公园里坐下来,阿姨们会一个一个凑过来看你在做什么,她们很喜欢提出自己的看法。 她们还很团结,我们经常遇到一群一群的阿姨,一开始阿姨们看到相机都说“NO”,不要我们拍照,但忽然有一个阿姨说“OK”,大家就都“OK”了。

    我们想加阿姨们的微信,把照片发给她们,她们会告诉我们,不用不用,我们有iPhone,iPhone拍照是最好的。

     

    《迷妹》杂志中,两位法国姑娘把阿姨们的照片拼成了一个个有趣的图片故事。

    阿姨们还让我们了解了很多很中国的东西。比如,属相,有一个阿姨告诉Elsa,你是小兔子,Feifei是小猪。还有,大姨妈。如果不是她们,我们恐怕很难了解这个词在中国还有另一层的意思。

    Elsa曾经在中国的公司工作过好几年,她告诉我,阿姨总是充满了智慧,很有生活经验。在她之前上班的公司,有一位“清洁阿姨”,有一次Elsa因为“大姨妈”肚子疼,阿姨给她冲了一杯“红糖水”,不知道为什么,她喝完就不疼了。

    因为这个,我们在自己杂志里专门讲了一页“大姨妈”的故事,用英文写了“大姨妈”的由来,还在淘宝上找了一些图片,展示阿姨们应对肚子疼的方法,比如泡脚( foot bath )、多喝热水( herbal tea )以及热敷( kettle )。

     

    《迷妹》中,关于“大姨妈”的介绍。

    阿姨们的爱情很纯粹,充满智慧

    我发现,每个阿姨身边都有一个叔叔。会跳舞的叔叔打扮得很好看头总是抬得高高的;低着头带宠物散步的叔叔喜欢穿拖鞋;喜欢吸烟的叔叔不太喜欢说话;但是只要阿姨一招手,叔叔就过来了,比如在静安寺花墙前面的拍照阿姨,她们会说“你来一下”,叔叔就会跑过去给她们拍照。

    叔叔们很有趣,如果我们拍他们,他们也会拿出手机对着我们拍,互相拍。我们下一期《迷妹》的主题可能是关于叔叔的,因为有阿姨的地方总有叔叔。

    迷上这些阿姨,又看到这些叔叔,我们开始对阿姨们的爱情好奇。我们采访过3个熟悉的阿姨,让她们讲讲自己的爱情秘诀。

     

    阿姨们的爱情也被记录在了《迷妹》杂志中。

    邹静阿姨结婚28年了,她的老公给她起的绰号叫做“二愣子”,就是傻傻可爱的意思。她给我们的秘诀是,要始终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要自己主宰事业和生活。

    结婚21年李淑英阿姨说,她的老公会手捧着几朵山里采来的野花,拿着一个易拉罐的拉扣做戒指,模仿外国人那样跪下向她求婚。至于爱情的秘诀,“哪有勺子不磕锅,家家都有难念的经”,她说,你可以抱怨没有名牌包包、没有名牌衣服、没有好的护肤产品去保养,可是,抱怨过后,还是要知足常乐。

    李静阿姨结婚26年。她对结婚的看法是——爱情不会一辈子的,结婚的时候有爱情,到后面就变成亲情了,“他是我的家人,我要照顾他,就这样啦。”她还告诉我们一个小秘密:“我觉得初恋是最美好的回忆”。

    我特别喜欢阿姨的爱情,她们的爱情很简单、很纯粹。求婚用一个易拉罐环做的戒指就可以了。但现在呢,我听说如果现在一个上海的年轻人结婚,他会被要求买房子,还要送给对方一个很大的Dimond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

    等我老了,我也要变成阿姨

    前几天,我去餐厅去吃饭,看到很多阿姨也在吃,她们打扮得很漂亮,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,笑得很开心。当时我就想,等我老了,我也要变成阿姨,和我的朋友们这样,每天去外面吃饭,聊很多八卦,有属于自己独立的生活——这才是真的free。

     

    Elsa和FeiFei与阿姨们在一起,阿姨们个个都带着法国姑娘做的袖套。